复仇换不回好日子

复仇换不回好日子

日剧《半泽直树》最近在日本播出完结篇,收视率最高冲到42.2%,成为近二十年来收视率最高的日剧。经典台词「以牙还牙,加倍奉还」一路随着剧情发展成「十倍奉还」、「百倍奉还」,也引发一阵流行热潮。

「求求你们,我们倒了不要紧,但是如果没有这笔贷款的话,和我们合作的其他工厂也会跟着倒闭的!」 在戏里,半泽直树的爸爸由于工厂碰到困难,遭到银行强行撤资。知道自己肩上扛的不只是一家温饱,更担着其他家庭的生计,压力日益沉重的半泽爸爸,竟在走投无路之下选择上吊自杀。这场冲击,也成为半泽直树一心想要改变银行的原因。

然而,在剧中,半泽直树暂时还无法完成梦想;在现实中,若真有半泽直树,大概也很容易被炒鱿鱼。

在社会上,这类濒临破碎的家庭多不胜数,又有谁能抑止下一个半泽家的悲剧重演?

生于孟加拉的经济学教授穆罕默德‧尤努斯,在四十年前,开始关注穷人贷款的问题。他发现,这些每天赚不到三美元的族群因为收入太低、没有担保品,常是一般银行敬而远之的对象。当他们急需用钱时,只能找高利贷借款,这样的恶性循环更让他们难以翻身。于是,尤努斯决定藉由金融改变底层阶级的命运。

尤努斯认为:「穷人需要的不是一味的施捨,而是适当的贷款,支持他们经济自立。」他成立世界上第一间专门帮助穷人的银行,发明了「微型贷款」,帮助穷人解决金融需求。对一般银行而言,这种不需抵押品的小额贷款毫不符合成本效益,但尤努斯坚持:「只要给穷人机会,他们也有创业与还款的能力!」

若用《半泽直树》的调调形容这个故事的结局,大概就是:「以爱还爱,加倍奉还」吧!

「微型贷款」不但顺利运作,帮助世界上无数贫民脱离穷困,还创下了远高于一般银行的 99% 还款率。2006年,尤努斯被称为「穷人的银行家」,得到了诺贝尔和平奖。

当然,「微型贷款」还有许多待改善的地方。由于尚未发展完全,「微型贷款」目前的服务对象大多是一天收入两到三美元的贫民,而不是一天赚不到一美元的赤贫者。为了负担高风险和营运成本,其20%-40%的高利率也让人咋舌。但「微型贷款」的成功,证明其在目前的底层社会仍然利大于弊,未来随着市场扩张和成熟,相信能够帮助更多赤贫者并降低利率。

美国维吉尼亚商学院院长曾在一场演讲上说:「商业掌握最多世界资源,拥有极大的影响力,因此也最该对社会负起责任。」对照在《半泽直树》中被戏称为「晴天借伞,雨天收伞」的银行,不禁让人重新思考「金钱」存在的意义。

复仇换不回好日子

其实,细察《半泽直树》里的人物,每个角色对「金钱」的追求,大多都不是为了自己。一心挂念合作伙伴的半泽爸爸、为了替父亲报仇的半泽直树、疼爱妻女有加的浅野分行长、为了保护女儿出卖上司的岸川、A钱资助妻子事业的大和田、为了孩子的生活背叛半泽的近藤……无论正派反派,都像我们身边那些曾这幺说过的家人:「我这幺努力,不就是为了给你们好日子吗?」

但是,对一个家而言,真正的「好日子」究竟是什幺?

剧中形容自己「除了钱什幺都没有」的小村爷爷,在半泽帮助他们一家团圆后,感激地说道:「谢谢你,给了我钱买不到的东西。」浅野分行长因着被调职向妻子道歉,妻子犹豫一阵后幽幽地说:「其实,我有点高兴,这样我们就有更多时间可以相处了。」 人在渴望守护的事物面前是那幺聪明,聪明到可以使尽心机、用尽手段保护一切;却也意外地糊涂,糊涂到不懂重要的人真正需要的是什幺。

对于爱,我们常是如此地不懂如何去爱;甚至对于恨,我们也不知道该「如何去恨」。

在几度重要关头,半泽原谅了浅野分行长和近藤的背叛,无非是想起父亲的告诫:「你做什幺都行,但一定要珍惜人和人之间的交往!」其实,《圣经》上记载的「以牙还牙,以眼还眼」,是对于《汉摩拉比法典》的回应。《汉摩拉比法典》提倡报复主义,而《圣经》在当时盛行过度报复的文化里,为了抑制暴戾风气,呼吁报复不得过于伤害。

但是,什幺是合理的报复?什幺又是过度的报复呢?让恶意倒闭、捲款潜逃的东田社长一夕之间破产,是合理,还是过度?不顾行长制止,在所有董事面前要求身为杀父仇人的上司下跪,是合理,还是过度?

总是说着「加倍奉还」的半泽,想必已经立下决心「加倍报复」;但什幺样的程度才算加倍?报复到什幺时候才算足够?仇恨难以衡量,伤害仍难以弭平,在成功改变金融体制之前,半泽势必得和这样的挣扎纠缠下去。

追根溯源,「复仇」岂真是半泽最在意的事情?比起让仇敌身败名裂,我想他最希望找回来的,是人间的正义和完整的家庭──只是,生命不总能有借有还,有些事物失去了就无法挽回。

如果,人生真有什幺必须「加倍奉还」,希望那是「以爱还爱」,而非「以牙还牙」。毕竟,憎恨是一场永无止尽的高利贷,借的人永远讨不完,还的人永远还不清;爱若奉还起来,却能不只百倍。

READ PAPER 犊报